官网最新公告: 直播电商时代 花样主播在义乌演绎“花漾”年华  上半年宁波全市实现跨境电商进口额89.8亿元  闲鱼交易额突破千亿,阿里旗下电商平台的实力不可小视  
新闻中心
地址:中国·北京高科技园区
电话:010-8888888
手机:13888888888(马经理)
传真:010-8888888
邮箱:1193159788@qq.com
新闻中心

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直播电商时代 花样主播在义乌演绎“花漾”年华

文章来源: 文章作者: 更新时间:2019-07-18 10:38:09 点击次数:

 从游戏主播、娱乐主播,到户外主播、带货主播,再到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,人人皆可拍摄并展示视频,做一回百姓主播,近年来,主播的概念不但席卷了整个网络,还成为不少年轻人追捧的新兴职业。
在义乌这个电商大行其道的城市,能给网络交易带来诸多经济驱动力的带货主播,快速吸引着来自各地年轻求职者的眼球。在这群年轻人中,有些是把主播当作新的职场发展目标,有些是为了兼职赚外快,有些是依靠爱好寻求商机,有些是希望通过展示个人才艺来丰富人生阅历……
直播电商时代,花样主播正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,演绎“花漾”年华。
与众不同的舞台 “我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”
“从没想过要成为一名知名大主播,这很难。做一名带货主播,是因为我喜欢被人关注的感觉,而且能靠这份职业养活自己。”聊起做主播的原因,陈微表示,“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舞台,也是一份与众不同的职业。”
毕业于湖南一所高职院校的陈微,是一名95后,学的专业是平面设计。
去年春节过后,陈微和同学在校方就业处的建议下来到义乌,想在电商行业谋求发展。
她最初的打算,是想找一家电商企业,发挥自己的本专业技能。结果,在参加义乌一家人才中介机构组织的招聘会时,应聘的电商公司人事专员认为她外貌不错,吐字清晰且标准,问她愿不愿意做带货主播。
“当时我懵了,因为自己根本不了解什么是带货主播。在这之前,只看过一些娱乐主播的视频。”陈微说,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她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和另外两名女大学毕业生走进了这一行。
刚开始,她并没有被直接安排做直播,而是捧着厚厚一叠产品说明书,边读边记产品的价格、材质说明、主要规格和其他相关数据。
“公司主要销售潮流饰品和服装配饰,产品种类很多,要背熟的产品资料有不少。”陈微说,那是她大学毕业后,第一次“重温”不停翻背资料的痛苦。
半个月后,陈微接到了出镜直播的通知。
面前桌子上和身后木架中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饰品,正对面是小小的摄像头,身边空无一人,一切都要靠陈微按照设定好的剧本直播。
“第一次正式直播的两个小时,是在持续不断的‘意外’中度过的,要么突然忘了衔接词,要么拿错了产品,要么说错了价格或产品规格……把所有新主播可能会犯的错全犯了一遍。之前的排练经验,一点都没有用上。”直播结束后,陈微做好了被主管教训,甚至打包走人的心理准备。
意外的是,主管没有训她,反而认为她在直播过程中手忙脚乱并急于纠正的样子挺“可爱”的,有吸引部分观众的“萌点”。如果能改掉硬性差错,一段时间以后,预计会有一定数量的粉丝。
“不知道主管的话是不是为了安慰我,还是真的认为我有适合做出镜主播的小亮点,反正自己是信了。”陈微坦言,即便是为了养活自己,她也得努力做好工作。
晚上睡觉前在脑海里默默演练主播流程,在业余时间独自拿手机模仿直播现场,拿着饰品样品默背产品资料,观看其他带货主播的视频,向主管请教各种直播小技巧……六个月后,陈微的粉丝量从数十个,慢慢累积到四五千人。每场直播下来,可以带货数十件不等,最多的一次接近100件。
陈微表示,现在和粉丝互动时,不再是纯粹的询价或推销,往往会留出一些时间,相互聊聊生活近况,一起分享喜怒哀乐。大家给予的各种谅解和真诚的关心,让她感到很快乐。
新兴行业的兼职 “靠能说会道赚外快,我行”
1.周一到周五,每晚6时到10时,或是8时到12时,赶一场带货直播。
2.周六和周日,每天下午2时到6时,以及凌晨1时到5时,分别做四场带货直播。
3.其余时间自己安排,做一些喜欢的游戏直播。
上面是兼职带货主播胡天的工作日常表。
作为一名30多岁的主播,胡天在当下的直播圈里算得上是“前辈”了。
在杭州读大学期间,胡天和室友因为共同的游戏爱好,做过一段时间的游戏直播。基本上所有的业余时间,他和室友全用在了英雄联盟、穿越火线、炉石传说等游戏的直播上。这段经历,锻炼了他的直播表达能力。
胡天介绍,10多年前,各种直播还处于行业萌芽状态,多数平台仍以游戏、猎奇新闻或是娱乐视频为主。相比之下,游戏直播拥有较为广泛的受众群体,尤其是高校学生群体,在电脑和互联网日益普及的情况下,为当时的游戏主播带来了可观的粉丝量。
2016年,淘宝直播上线,边看边买的移动休闲购物方式,吸引了一批淘宝直播达人入驻该平台。同时,带货主播和主播经纪公司开始步入发展通道。
“自己有游戏直播的一些经验,自认为口才不错,还有一个小小的粉丝群,所以当时尝试着做过兼职淘宝带货主播,给数个商家销售服饰产品。”胡天介绍,当时,带货直播的概念虽然在淘宝的宣传下有所普及,但受众面没有现在这么大,愿意入驻淘宝直播的商家也不够多。
以他受聘过的两家义乌电商企业为例,在经历最初的新鲜感、吸引到少许粉丝量之后,不出半年便先后停止了直播运营。原因是完全依靠带货主播推广和销售的模式,在没有积累一定数量的粉丝,造成足够的“眼球效应”之前,很容易导致经营上的入不敷出。
2017年,看好带货直播行业的商家越来越多,不少习惯于在移动观看视频和直播节目的手机用户,也开始逐步关注带货直播。产品买卖双方在互联网移动端上的无声契合,让带货直播迎来井喷式发展。
良好的行业发展,给像胡天这样的“游击队型”带货主播带来了很多兼职机会。涉及带货直播的主要平台,包括淘宝、快手、抖音、火山等;带货的产品品类,涵盖食品、服装配饰、鞋帽箱包、日用百货、珠宝首饰、户外用品等。
兼职带货主播的收入,随着直播行业的发展开始慢慢提高。
“一般出镜直播一次,时间在四个小时左右,偶尔需要六到八个小时。”胡天介绍,有的雇主是按小时计薪,有的是按场次计薪,有的是按带货量计薪……正常情况下,他只要完成兼职工作日常表上的直播,每月能拿到六七千元,多的时候近万元。
“靠能说会道赚外快,我行。”他说。
另辟蹊径的展示 “别看我‘娘’,都是装的”
穿上精心搭配的女性服饰,戴好提前准备的假发,化一个淡淡的妆容,出现在直播屏幕上的“古奇”是一个拥有较高回头率的时尚美女。然而,当褪去一切外物,他是一名不掺水分的95后男孩。
“打扮成女性,在直播间里向粉丝推销各种女性护肤用品,时不时和她们一起分享护肤心得。放在以前,我根本无法想象这种画面,可现在它是我的日常工作。”聊起自己成为“女装大佬”的经历,古奇说,“这是一个误入歧途的现实版故事”。
古奇的老家在山东维坊。从青春期开始,他的长相就丝毫不像当地人那般魁梧,反而像江南女性般眉清目秀,就连声线都比较柔和。
在江苏读完大学以后,古奇去了表姐开的贸易公司工作。由于经常来义乌帮忙做业务,他对这里新兴的带货直播产生了兴趣。
古奇介绍,表姐做的是护肤品生意,他平时会多关注一些这方面的直播内容。看的多了,就会和表姐交流一些护肤品主播的推销方式,尤其是网红主播吸引粉丝流量的营销手段,觉得很有借鉴意义。
有一天,表姐带来一套她自己的套装,还有化妆盒,要给他装扮成时尚女孩,并让他试着直播公司新进的几款护肤品。
“我当时就傻眼了,表姐的这个‘脑洞’开得太大了。虽说自己长得清秀了点,但好歹也是纯爷们,怎么能做‘女装大佬’?”古奇说,“没想到,当初的好心好意给自己挖了一个‘大坑’。”
在表姐一番软磨硬泡,外加一台戴尔外星人笔记本电脑奖励的承诺下,立场不够坚定的古奇“沦陷”了,成了表姐公司的一名护肤产品直播代言人。
“硬着头皮出镜,是因为抵不过亲如母亲的表姐的软磨硬泡。心想胡乱对付一下,好让她死了这份心。没想到,第一次直播就吸引了近200粉丝,反而给了表姐坚持下去的信心。”随后三个月里,古奇另辟蹊径的展示方式,给他带来4000多粉丝量。目前,他的粉丝量仍处于不断增长中。
“其实我到现在还不明白,为什么会有女性粉丝在明知道自己是男扮女装的情况下,还愿意进来看直播、买产品。”古奇说,按表姐的说法,这或许是“反差效应”。
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心理问题,也没有性别认知障碍,他在每次直播时,都会和新老粉丝说上一句“别看我‘娘’,都是装的”。
至于这么做有没有效果,看看粉丝的回复就知道了:
“小奇,今天的妆化得不错,继续保持。”
“奇奇,明天换个发型吧,今天发型和裙子不太搭。”
……
直播背后的付出 过半主播痛并快乐着
近年来,如雨后春笋冒出的直播平台,以及变着花样活跃在各平台上的带货主播,一方面印证了直播行业迅猛发展的态势,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带货主播这一职业的兴起。
义乌搜才网客户经理潘美珍介绍,不论是全职带货主播、兼职带货主播,还是女装主播、吃货主播,折射出的是受众群体的多样化,以及在线购物消费群体的多元化。然而,与年轻求职者陆续进入直播行业,并寄希望于取得丰厚物质回报相对应的是,过半在职主播正处于痛并快乐当中。
带货主播杨倩表示,现在直播平台有很多,同质产品的带货直播竞争也越来越大,本身就会分流不少潜在粉丝。小主播们想要维持粉丝的关注度,必须在个人技能和心理学等方面投入一定的学习时间。
“长得不够漂亮或帅气,可以通过化妆和美颜滤镜、软件来解决,缺乏沟通能力和才艺,才是最为致命的。”杨倩介绍,现在的直播受众群体越来越挑剔,带货主播如果还像以前那样,单凭外貌和背书式地讲解,已经很难留住粉丝。
在她看来,预计再过一段时间,“掉粉”的阵痛可能在主播行业成为一种常态。
义乌人力资源从业者小吴表示,从今年招聘各类主播的用工要求来看,外貌几乎不作为首要条件。整体来看,排在前三位的招聘要求,分别是亲和力(沟通能力)、才艺(唱歌、跳舞、器乐等)和个人特点(幽默感或独特气质等),其次是具备抗压能力,最后才是颜值。
“带货主播这一行想做得长久,除了不断提升个人能力,还得持续关注相关产品的流行和发展趋势。”主播“华子”认为,给粉丝提供正确的消费引导,给予他们前沿产品或技术信息,可以更好地树立自身的诚信度和权威性。得到更多粉丝的认可,主播的价值自然而然会得到体现,否则,只能被行业所淘汰。
除了有可能迎来的行业“掉粉”阵痛,生理方面的潜在病患也是带货主播面临的问题。
移动社交平台陌陌的问卷调查显示,颈椎病、心理压力、睡眠不足、声带受损等,是困扰主播身心健康的几大因素。
“在直播行业,不论是带货主播,还是其他主播,已经出现从业者快进快出的现象。”义乌人力资源行业资深人士黄强认为,它就像一座围城,里面的不少从业者正想出来,外面的年轻求职者却想着如何进去。
随着行业竞争日益加剧,各类主播的流动率有望进一步提升。

【返回列表】

上一篇:上半年宁波全市实现跨境电商进口额89.8亿元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网站首页 企业介绍 新闻中心 产品展示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

地址:中国·北京高科技园区电话:010-8888888传真:010-8888888邮箱:1193159788@qq.com

版权所有:北京聚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技术支持:唯尔官网备案号:京ICP证11081350号-1